“一公里”小站工作人员上门家访。“一公里”小站工作人员上门家访。

  本报讯(记者 孟剑飞 钟齐 摄影报道)复吸——戒毒——复吸,是瘾君子们与毒品的博弈,这是一场艰巨而又持久的较量。在这场较量中“最后一公里”成为较量的关键。

  对于许多吸毒者来说他们即是违法者,又是受害者,如何不让他们在毒品的深渊里继续坠落? 如何以健康阳光的身姿回归社会?

  近日,记者来到贵阳市云岩区宅吉社区“一公里”小站,看看他们是如何帮助戒毒人员的。

  重生的希望

  戒毒之前的小张(化名)眼窝深陷,目光呆滞,皮包骨头。白天睡觉晚上活动,“真的是昼伏夜出,过得像耗子一样。”毒瘾犯了,流泪流鼻涕,浑身毛孔像针刺一样难受,“感觉蚂蚁在你骨头上爬,坐立不安。”

  如今的小张,比之前胖了十几斤,气色好了很多。用宅吉社区禁毒专干曾庆茹的话说,“活脱脱变了一个人。”曾庆茹告诉记者,小张今年39岁,10多年前,小张还是个翩翩少年,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。那一年母亲突然去世,父亲也不再管他,涉世不深的小张成了脱缰的野马。因交友不慎,沾染上毒品,这一吸就是10多年。

  为了摆脱毒品的阴霾,他曾多次进入戒毒所,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无功而返,也丧失了战胜毒瘾、重新生活的信心。2015年,小张再次从戒毒所出来后,宅吉社区禁毒专干曾庆茹找到他,并与他结成了“一对一”帮教。

  艰难的回归

  “一开始我是很不屑的。我废人一个,他们能帮我什么? 我就躲着她、不理她。”小张说。

  “被拒绝是常有的事。”曾庆茹说,刚接触小张时,明显感觉他很不情愿。多次碰壁后,她并不气馁,电话不行就上门,一次不行就两次。渐渐地,小经开始和她话多了起来,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要求。“办低保,要福利……不愿工作,只想拿钱。”可曾庆茹并没有答应小张,而是“哄”着他来到宅吉社区“一公里”小站,并陪他看了心理医生。随后,曾庆茹又为小张找了份公益性岗位的工作,陪着居委会的委员在社区里巡逻,让他每天都有事做。

  也许是心理医生的话触动了他,也许是禁毒专员的行动感动了他,两年下来,小张像变了一个人,话也多了,人也积极了。“那时走路都不敢往路中间走,总觉得自己是吸毒人员,要低人一等。”小张说,“但是现在不同了,我已经3年没再沾毒品,而且有了工作。”

  持久的较量

  “自暴自弃,破罐破摔,几乎是所有吸毒者的心态。”常驻宅吉社区“一公里”小站的贵阳市倍诚公益服务中心心理咨询师蒋薇介绍说,帮助吸毒人员戒毒,是一场艰巨而又持久的较量。“一公里”小站有社工、医生、心理咨询师和法律顾问等,每天都会主动联系社区的戒毒人员,并小心翼翼地接近他们,通过家访、聊天、活动等多种方式,陪伴、支持他们与毒品对抗。

  “我们还会在交谈中肯定他们,循序渐进地要求他们从和邻居打招呼、交谈开始,然后找工作。鼓励他们重拾信心,回归社会。”蒋薇说。

  据悉,宅吉社区“一公里”小站是以戒毒康复站为载体,构筑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社会戒毒康复工作平台。小站内不仅有社区禁毒专干,由社区工作人员、戒毒人员家属和志愿者组建的家委会,还有专业的社会公益组织。小站全方位做好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扶工作,实现戒毒康复站与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无缝对接,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巩固治疗、心理疏导、困难救助、技能培训、就业扶持、文体娱乐、融入社会等“一站式”服务,实现康复有场所、心事有说处、困难有人帮、生病有钱看、技能有提升、就业有渠道的“六有”目标。

  2018年至今,宅吉社区“一公里”小站为辖区70名戒毒康复人员办理入站登记,为34人申请低保,14人申请临时救助,16人办理医保,29人提供医疗服务,23人推荐就业,25人提供心理咨询辅导服务,家委会入户家访48次。